shib官网

公司動态
當前位置:主頁 > 公司動态 > 公司動态 >

2018年大氣治理簡析

時間:2018-07-25 18:22 發布者: admin 浏覽次數:
 1、大氣治理行業發展現狀
 
  自 2012 年底全國大範圍爆發霧霾開始,國家對大氣污染的治理步伐加快,一系列政策規劃密集出台,監管趨嚴、标準提升、社會參與、依效果付費成為2016 年環保産業的“新常态”,大氣治理産業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發展勢頭。
 
  (1)主要政策背景
 
  2013 年 9 月國務院頒布了“大氣十條”,可以說是國家大氣治理方面最重要的目标性規劃。為了确保其目标的實現, 2014 年起在宏觀層面積極推動大氣污染防治法立法進程;微觀層面各部委出台各項細化政策規劃以及實施方案,對大氣治理行業的發展做出指導,指明了方向。
 
  ①監管趨向絕對嚴格
 
  2015 年 1 月 1 日起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被稱為史上最嚴環保法,監管的絕對嚴格成為此法所具備的一個核心要素:不僅污染損害擔責主體更加明确,企業違法成本大幅增加,還增加了直接責任人行政拘留以及追究刑事責任等處罰措施。 2014 年 11 月,國務院專門下發了《關于加強環境監管執法的通知》,再次明确提出要着力強化環境監管、對各類環境違法行為“零容忍”以及強化監管責任追求等問題。新的《大氣污染防治法》已于 2015 年 8 月 29 日通過, 2016 年 1 月 1 日起施行,該法律強調應當加強對燃煤、工業、機動車船、揚塵、農業等大氣污染的綜合防治,推行區域大氣污染聯合防治,對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氨等大氣污染物和溫室氣體實施協同控制,明确了對無證、超标排放和監測數據作假等行為的處罰措施。考核方面, 2014 年 5 月由國務院印發了《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情況考核辦法(試行)》,号稱我國最嚴格大氣環境管理責任與考核制度;随後由環保部等六部委公布了《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情況考核辦法(試行)細則》,對其進行了補充和細化。 2016 年 12 月,國務院發布《“十三五“節能減排綜合工作方案》,大氣污染治理目标大幅提高。相比“十二五”期間對 SO2、 NOx 分别下降 8%的減排目标, “十三五”期間二者減排目标分别為 15%、 10%。
 
  ②價稅體制逐步完善
 
  經濟政策手段上同樣表現出執法從嚴的新常态。 2014 年 9 月,國家發改委、财政部、環保部聯合下發《關于調整排污費征收标準等有關問題的通知》,廢氣和污水每污染當量的排污費征收标準提高了 1 倍, 并要求加強環境執法和排污費征收情況檢查,嚴厲打擊違法行為; 12 月環保部發布了《石化行業揮發性有機物綜合整治方案》, 将研究制定 VOCs 排污收費辦法, 率先在石化行業征收 VOCs排污費。排污費收費标準提高為下一步環境稅出台奠定了條件,目前國家正積極推動環境稅立法,進行“費改稅”,将有效促進污染企業環保成本内部化,也将直接刺激排污企業的環保需求,給環保企業帶來更大發展空間。
 
  ③排放标準不斷提升
 
  随着 2011 年發布的《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标準》對已有火電廠設施改造期限到期, 2014 年 7 月火電廠開始執行新版大氣污染物排放标準,新排放标準對煙塵濃度、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排放限值均有大幅度提高,且首次将汞及其化合物納入排放标準,排放标準的逐步提升将成為“常态”。此外在新《環保法》下,企業違規排放風險加大,政府監管力度加大,群衆監督機制逐步形成,加之依效果付費的第三方治理機制形成,污染物排放标準的“自發性”提升将逐步形成。此外,其他行業的污染物排放标準亦在逐步提升, 2014 年 4 月,環保部修改加嚴了《鍋爐大氣污染物排放标準》和《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标準》,對二氧化硫、 氮氧化物的排放标準均有較大幅度的提升。值得一提的是,在《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标準》,二噁英的排放标準由 1.0ng TEQ/m3 提标至 0.1ngTEQ/m3,與歐盟标準接軌。
 
  ④源頭減排與末端治理并舉
 
  為貫徹落實《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确保“十二五”節能減排降碳目标的實現, 2014 年,國務院下發了《2014-2015 年節能減排低碳發展行動方案》,提出 2014-2015 年的減排總目标。行動上主要從兩個方面落實:一是注重源頭節能減排,轉變能源結構、控制面源污染排放;二是強化末端治理,推進重點行業治理。
 
  A、源頭治理:優化能源結構,強調節能減排
 
  我國能源結構以煤為主,開發利用方式粗放,與能源生産消費相關的排放是環境污染的重要來源之一。 2014 年以來,控制能源消費總量、優化能源結構成為重中之重。 11 月,國務院印發《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 年)》,控制煤炭消費總量、加強清潔能源開發利用,對優化我國能源結構、促進節能減排有重要意義。針對火電行業,發改委出台《煤電節能減排升級與改造行動計劃(2014-2020 年)》,嚴控新建機組準入、現役機組改造升級,強化大氣污染的源頭治理。繼火電行業大幅提高排放标準後,國家能源局、國家發改委、環保部等七部委聯合發布《燃煤鍋爐節能環保綜合提升工程實施方案》,首次針對其他燃煤工業鍋爐提出環保提标改造措施, 要求加速淘汰落後鍋爐、加大節能改造力度。
 
  B、末端治理:重污染區域重點行業限期治理
 
  2014 年 7 月,環保部印發《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重點行業大氣污染限期治理方案》,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開展電力、鋼鐵、水泥、平闆玻璃行業大氣污染限期治理行動; 11 月,環保部又印發了《長三角地區重點行業大氣污染限期治理方案》和《珠三角及周邊地區重點行業大氣污染限期治理方案》,在長三角地區和珠三角及周邊地區開展電力、鋼鐵、水泥、平闆玻璃行業大氣污染限期治理行動。至此,三大重污染地區全部出台重點行業限期治理方案。
 
  ⑤構建市場化機制,推進第三方治理
 
  2014 年,在經濟增速和财政收入增幅下滑的背景下,陸續推出多項政策均提到要吸引民間資本進入環保領域,尤其年底國務院 60 号文、國務院 43 号文、财政部 76 号文等多項政策集中發布,在政策支持下,多個省市陸續推出市政污水處理、垃圾處理等領域的 PPP 示範項目。 PPP 促進了污水、垃圾處理産業的發展,但是在大氣治理領域卻難以落地,主要是由于大氣治理難以形成政府為主導的采購公共服務項目。在大氣治理領域,政策着力于重建污染企業與治污企業的正常交易關系,推動第三方治理。 2014 年 10 月, 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确要推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11 月,《國務院關于創新重點領域投融資機制鼓勵社會投資的指導意見》要求穩妥推進政府向社會購買環境服務,主推第三方監測,可以有效促進大氣監測第三方服務的專業化發展; 2015 年 1 月出台的《關于推進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意見》明确了排污者付費、市場化運作、政府引導推動的原則,将有效倒逼環境成本伴随着産業升級結構調整最終真正進入生産成本, 帶來大氣治理環境服務業的快速發展。 2015 年 9 月《關于開展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試點示範工作的通知》提出,在全國環境公用基礎設施、工業園區和重點企業污染治理兩大領域啟動第三方治理試點示範工作。 2015 年 12 月 31 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環境保護部、國家能源局聯合發布關于在燃煤電廠推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指導意見。意見指出,燃煤電廠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目标是,到 2020 年服務範圍進一步擴大,将由現有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治理領域全面擴大至廢氣、廢水、固廢等環境污染治理領域。
 
  (2)市場現狀
 
  在一系列政策的引導下,目前行業通過嚴格标準、強化執法、稅費征收等方式加大企業違法成本,使環保成本外部化轉向内部化趨勢十分明顯。伴随着“兩高”司法解釋不斷落實、新《環保法》自 2015 年 1 月 1 日起正式實施、環境稅立法及征收等政策層面突破,大氣污染治理有望在政策高壓下步入嶄新階段。
 
  ①傳統大氣治理領域競争加劇
 
  2015 年,大氣污染治理的市場熱點仍在火電廠脫硫、脫硝和除塵領域。由于受國家重視發展較早,政策要求嚴格,電價補貼、價格稅費等機制相對完善,火電廠脫硫脫硝除塵治理市場已相對成熟。
 
  A、火電廠脫硫提标改造成市場增長點
 
  “十二五”前期,在國家政策的強制性壓力下,火電廠脫硫市場呈現出了爆發式增長,據中電聯統計,截至 2016 年底,全國已投運火電廠煙氣脫硫機組容量約 8.8 億千瓦,占全國火電機組容量的 83.8%,占全國煤電機組容量的 93.6%。在爆發式增長後,火電廠脫硫機組迎來了提标改造熱潮。 2016 年當年新建投運火電廠煙氣脫硫機組容量約 0.5 億千瓦6,後期仍有較大的市場空間。由于火電廠脫硫機組安裝市場下滑,商業模式上,企業逐步從賣工程、賣設備向賣服務的模式轉變,發展方向由 EPC 模式向 BOT+特許經營模式轉變。
 
  B、火電廠脫硝市場仍迅速擴容
 
  2016 年當年投運火電廠煙氣脫硝機組容量約 0.6 億千瓦;截至 2016 年底,已投運火電廠煙氣脫硝機組容量約 9.1 億千瓦,占全國火電機組容量的 86.7%,占全國煤電機組容量的 96.8%。火電廠脫硝機組安裝市場仍處于快速發展期,按照存量機組脫硝設施成本 150-200 元/kW、新建機組脫硝設施 120-150 元/kW(不含空氣改造、引風機改造)估算,則“十二五”末期脫硝市場規模保守估計可達到850 億元。商業模式上,由于企業對脫硝設備的需求量大,脫硝市場仍以賣工程、賣設備為主,與此同時,特許運營模式被逐漸應用,呈現 EPC+C 或 EPC+特許運營的商業模式。
 
  C、火電廠除塵提标改造市場迎來“井噴”
 
  截至 2016 年底,火電廠安裝袋式除塵器、電袋複合式除塵器的機組容量超過 2.97 億千瓦,占全國煤電機組容量的 31.6%以上。其中,袋式除塵器機組容量約 0.79 億千瓦,占全國煤電機組容量的 8.4%;電袋複合式除塵器機組容量超過2.19 億千瓦,占全國燃煤機組容量的 23.3%。8火電廠除塵提标改造市場迎來了“井噴”式增長,預計“十三五”階段除塵市場規模将迎來新的增長高峰。 商業模式上,由于依靠技術競争的态勢逐漸顯現,且除塵設備日趨複雜,故商業模式從 EPC 模式逐步轉向 BOT 模式。
 
  ②新興大氣治理領域快速發展
 
  A、“煙氣島”成為大氣治理市場“新寵”
 
  “煙氣治理島”——脫硫脫銷除塵一體化是以單項技術為基礎,根據項目的特定條件,提出綜合多種污染控制的協同治理方案。“十二五”收官之際,國家環境治理的壓力逐步顯現,單純依靠增加設備來應對節能減排已不能滿足“新常态”下對環境治理效果的要求,多種污染物協同治理成為大氣污染治理産業的發展方向。目前,“煙氣島治理”模式已在國内逐步開展,成為我國脫硫脫硝除塵工程技術發展的一大亮點,一些龍頭企業已開始布局“煙氣治理島”大氣污染協同治理領域。
 
  B、 VOCs 治理市場“整裝待發”
 
  近年來, VOCs 治理市場的關注度持續走高,目前我國工業 VOCs 廢氣治理率不足 10%,提标潛力巨大。據 E20 研究院統計,“十二五”末期 VOCs 市場規模将超過 815 億元,而“十三五”期間,其市場規模将超過 1,400 億元。目前,由于 VOCs 治理市場尚無強制性監管政策出台,因此該市場的發展沒有明顯突破。但據知,環保部正在制定石化等重點行業的 VOCs 排放标準,中石油和中石化正在進行相關試點,對生産領域的 VOCs 洩露進行控制。由此可見,VOCs 或成為下一個重點治理區域, VOCs 排放是否符合總量控制要求或将作為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審批的前置條件,環境保護“十三五”規劃中或将 VOCs排放量納入主要環保指标。
 
  C、環境監測市場逐步打開
 
  随着霧霾來襲,國内對空氣監測的重視程度逐年走高,特别是 2013 年 9 月“大氣十條”發布,帶動了空氣監測市場需求和資本投入持續增長,空氣質量新标準“三步走”實施方案又帶動市場持續走熱。未來排污權交易、碳交易需要精确的監測數據為基礎,政府的第三方采購、依效果付費均需要監測數據為支撐來評判環境治理的結果,環境監測市場被逐步打開。在環境監測服務市場,目前企業自行環境監測已經向第三方開放,很多國控重點污染源企業早已向第三方購買了環境監測服務, 同時政府向社會購買環境監測服務在地方已經開展試點。政府近期大力推動的第三方監測服務帶來的商業模式變化,設備生産廠商在監測服務領域的介入越來越深,基建、運維、監測儀器一體化漸成趨勢。除環境整體的監測服務外, VOCs 監測将成為環境監測服務的另一突破點。在近日印發的《石化行業揮發性有機物綜合整治方案》中對 VOCs 排放總量做出了明确規定, VOCs 治理及監測市場已被打開。龍頭環境監測企業已在 VOCs監測領域有所布局,如聚光科技(杭州)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雪迪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
 
  (3)大氣治理行業市場格局
 
  由于大氣治理的整個産業尚處于起步階段, 加上相對污水治理等行業大氣治理市場的體量較小。因此,目前的大氣治理企業主要為細分領域系統解決方案提供商和裝備生産制造商,按商業模式不同,細分領域系統解決方案提供商又分為以工程建設為主的治理解決方案提供商和以投資運營為主的綜合服務提供商。
 
  ①投資運營商布局綜合服務市場
 
  投資運營市場,目前處于市場成熟期,專業化程度高,為應對市場的競争激烈,投資運營商紛紛選擇向規模化、綜合化擴張,以提高自身競争力。例如,北京清新環境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推動環保、節能、資源綜合利用集團化發展,并在波蘭成立全資子公司,拓展國際市場。在激烈的市場競争态勢下, 投資運營為主的企業也在積極探索商業模式的突破,如國家電投集團遠達環保股份有限公司與邯鄲市政府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将以工程總承包、特許經營、 EMC 等多種形式,全方位參與邯鄲市大氣污染防治、水處理和節能領域以及“鋼鐵、焦化、水泥、電力”等重點行業的節能減排治理,打破傳統的商業模式,探索區域綜合治理模式;永清環保與安仁縣政府簽訂合同環境服務協議等。
 
  ②EPC 企業向投資運營領域邁進
 
  工程建設市場處于成熟期,競争相對激烈,市場集中度高。一些發展較快的細分領域龍頭企業積累了較強的資本實力,逐漸開始在投資運營業務中有所嘗試。此外,部分 EPC 企業通過收購、并購等方式,向綜合化擴張,增強自身實力。
 
  ③設備生産商向上遊産業鍊延伸
 
  設備市場目前處于穩定發展時期,競争激烈,主要為除塵設備和大氣監測設備。目前,設備提供商向細分領域系統解決方案提供商轉變,從産業的角度,則是從傳統的設備制造業等業态向設備制造業與服務業并重轉型。
 
  2、大氣治理行業發展趨勢
 
  (1)政策展望
 
  ①以環境效果為目标的政策導向将更加明顯
 
  長遠來看,大氣治理的環境政策同污水、固廢等其它領域一樣,将由污染控制型政策逐步轉向以環境質量改善和環境風險防控為目标的環境政策。但短期來看,政策制定的重心仍以限定企業達标排放、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為主。
 
  ②污染物行業排放标準将得到細化
 
  在新版火電廠污染物排放标準中,針對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标準高于歐盟;新修訂的《鍋爐大氣污染物排放标準》增加了燃煤鍋爐氮氧化物和汞及其化合物的排放限值;《生活垃圾焚燒污染控制标準》進一步提高了生活垃圾焚燒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控制要求,對二噁英排放指标已向歐盟标準看齊;未來在大氣治理需求的刺激下,針對 VOCs 和汞的排放标準有望進行進一步的提升,更加化的行業排放标有望出台。
 
  ③政策執行力度将不斷加強
 
  2015 年,随着新環保法實施,政策的執行力也将不斷加強,環境政策的實施将從重視效果向重視效率轉變。對排污企業的監管趨嚴,檢查力度和範圍也将繼續加大,對環保企業服務的專業化提出更高的要求。
 
  ④源頭減排将繼續強化
 
  近年來國家陸續出台新的政策, 在推進末端治理的基礎上加大了對源頭控制力度。預計未來這一趨勢将更加明顯,在多污染物協同控制、區域聯防聯控方面繼續推進,如清潔生産和循環經濟政策、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政策,相關技術導則及管理機制也有望細化。
 
  (2)市場趨勢
 
  ①傳統市場:火電超低排放帶來市場景氣周期進一步延長
 
  考慮到我國環境政策日漸趨嚴,加上 2014 年以來各地掀起火電機組超低排放改造,将加大脫硫塔設備、脫硝催化劑的需求,此外煤電機組超低排改造浪潮中,除塵器市場需求也将随之增加。
 
  ②其他領域:新的市場空間在政策導向下逐漸釋放
 
  工業鍋爐改造:環保緊箍咒正在逐漸向鋼鐵、焦化、水泥等高耗能、高排放行業過渡。目前,全國工業鍋爐有 40 萬台,未來火電廠燃煤鍋爐節能減排改造技術可以移植到其他行業的工業鍋爐改造。VOCs 治理:目前環保部正在制定石化等重點行業的 VOCs 排放标準,環境保護“十三五”規劃中或将 VOCs 排放量納入主要環保指标,在政策的強制壓制下, VOCs 治理市場将迎來爆發式增長。
 
  ③商業模式:第三方治理迎來黃金期
 
  随着大氣治理力度的加大,監管趨嚴,區域環境治理、環境咨詢、環境服務等将會成為産業發展的熱點,采用第三方治理服務是今後的發展趨勢。
上一篇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18-2020 shib官网 版權所有 冀ICP備18023699号